濡蜜之屋 4 - 7

0
252
1

第四章 個別的肉滋味

這幢大川莊的主人叫庄造,是位四十開外的男人,本來在作渡船的。

但現在始終在海岸附近作一些買賣,大約一星期或十天才回家,而且回家總是三更半夜,並且帶著一身的酒氣。

因此,這幢出租公寓完全交她給他的太太來管理。事實上,把一也介紹到此來住的朋友田島,是這位女房東的情夫。

田島雖然幫一也的忙,但是他也深怕自己和這位女房東之間的姦情被發現,所以他總是找晚上來拜訪她。

阿時今年三十二歲,全身都是柔嫩的脂肪,散發著女人特有的艷麗。

「太太,一也似乎沒有發覺我們之間的關係。」

他喝著阿時為他沖泡的茶時,有點得意地說道。

「嗯!那又如何呢?」

阿時很不在意地回答道,雖已三十出頭了,但她的容貌看起來相當年輕,只要看上她喜歡的男人,她就會與他逢場作戲,所以看起來特別艷麗。

「可是,最近引起住在二樓那些女人的騷動?」

「哦!有這種事?」

「嗯!二樓住的全是女人。而只有他是唯一的年青男人,所以他終究是會躲不了的。如果是一出,我對他倒是很有意見!」

「喂!結果,我會如何呢?」

「哈哈哈,開玩笑的,可是男女都是一樣的,對不對。田島。」

她艷然一笑,然後直倒田島的膝上。

田島順手抓住她,把她拉了過來,她也順勢倒在他的懷抱中。

「嗯!快點進入吧!」

阿時穿著鮮紅,滾著黑邊的長袍,早就進入棉被之中。

而田島也趕緊脫下西裝,潛入她的身邊,她那如絲絹般細緻的腳,馬上纏住他的腰。

田島伸手將她的長袍分開來,一手滑入她的私處,她的私處傳來一股吸引人的彈力。那膨脹的丘陵,他的手撫弄著那茂盛的雜草。

此時阿時也伸手去握住田島的肉棒,他的肉棒早就青筋暴出,雄糾糾氣昂昂的了。

「好壯大哦!」

「都是妳愛撫後的結果。」

「說的好,想到你太太每晚享受你這麼大的肉棒,我就生氣。」

「我太太性冷感,而且,妳是不是每夜都享受妳先生給妳的快樂呢?」

「這件事令我更憎恨…」

田島在她的腹部上來回地撫摸著。她則自己張開雙腿,抓住男人的肉棒,插入自己的陰門中。

陰門在前戲時早已溼淋淋了,因此那根火熱的肉棒,不費吹灰之力,就完全被吸入裡面了。

「啊!好舒服…這就是我想要的…田島…」

田島很技巧地將肉棒擠入膣壁之中,而阿時早已喘息不定,而且瘋狂地搖動自已的屁股。

田島在阿時的搖動中,感到更興奮。

「太太,我已快高潮了…嗯…嗯…啊!好像要射精了。」

他喘息地說道,並將女人的胴體抱得緊緊的,好像敲鐘一樣撞個不停。

而阿時早已達到忘我的境界。

「已經高潮了…啊…啊…」

她哭泣聲中皺著眉頭,四肢僵硬,淫水不停地噴洒出來,她享受到相當的快感。

就在此時…

「喂!阿時,阿時!」

有人大聲叫著,他們趕緊將身體分開。

瞬間,阿時的臉色極為難看,田島也嚇得膽戰心驚。

「田島!快點,到這邊來。」

此時,阿時一把抓起田島的西裝,叫他到事務所去。

此後,她若無其事地跑去開門。

田島壓抑著心中的驚慌,趕緊穿好衣服,然後由玄關想趕緊溜走。

因為突然聽到阿時與她丈夫的聲音,他只好先躲到門後。

「賠了點錢,妳還有錢吧?」

「但是,這段時間需要用錢,因為做生意,有時手頭上並非很方便。」

「這個月比較糟,但也不是沒有錢啦!」

「可是,我總需要一些經費…」

「什麼話,好像很捨不得似的。」

好像對錢不太會計較似的。

不久他發覺庄造與阿時走向這邊,田島趕緊躲到桌子底下。

沒錯,他們二人進入事務所中,此時,阿時突然想到田島一定躲在桌子下,如果被庄造發現了,可不是完蛋了,於是趕緊靠在桌子的後面。

「這些,今晚你先拿去。」

她抽出若干紙鈔交給庄造,庄造默默地數著,田島第一次看到庄造,沒想到他長得如此粗俗,地想不通阿時怎麼會和這種男人在一起。

「怎麼,只有這些?」

庄造有點不滿地看著阿時,看她穿著長袍依在桌邊,姿色撩人的樣子,使他慾火高升。

「好吧!今晚就拿這些好了。另外,阿時…」

「嗯!」

庄造滿是毛的手伸過來挽住阿時的脖子。

「別出怪聲,別忘了妳是我太太。」

阿時,很怕田島被發現,所以很想趕緊把庄造帶離這個房間…

但是庄造…

「嘻嘻嘻!我一時興起想在這裡玩,妳就躺在這上面吧!」

說完,就抱著阿時,讓她躺在桌上。

田島摒住呼吸,他的鼻子先吸到一股充滿魚腥味的褲子,然後,紅色的長袍也掉了下來。

「喂,阿時,妳早已潤溼了。」

「因為,你有奇怪的愛好。」

「偶而品嚐太太,也蠻不錯的。」

「討厭…你這個人,這副德性最好去找花街柳巷的女人…我不喜歡在這種地方…呵…嗯…不要…你…」

「嘻嘻嘻!如何?阿時,在這裡感覺特別不同吧!」

「啊!好緊…怎麼會這樣…啊…我覺得氣氛怪怪的,怎麼辦…」

田島的頭上,正在上演一齣好戲,雖然看不見,光聽那惱人的叫聲,就足夠令人受不了了。

阿時與庄造的聲音愈來愈狂熱。

「哈啊…那裡…快點…啊…快點…高潮了…親愛的,抱緊我。」

「嗯嗯嗯,我也受不了了…嗚…嗚嗚…」

凄厲的叫聲,配合著桌子動的聲音,可以想像他們有多狂亂了。

第五章 秘醫的姦情

一也與良子自從那夜發生關係之後,經常避開宿舍中人的耳目,而密集地享受漁水之歡。

之後,良子發覺自己的身體起了變化,有一天她把這種情形告訴一也。

一也對於良子懷孕之事感到很驚訝,但是以他們目前的狀況根本無法養育孩子,所以他們想了想,決定去找隔壁的玉枝商量。

「哦!你看起來一付老實的樣子,看來我是不該把你等閒視之的。」

聽到一也提到這件事,玉枝向他調侃道。

「是我太不中用了。」

他搔搔頭,表示無法可想。

「哈哈哈,別耽心,我會介紹一位好人給你們的,請放心。」

玉枝向他們介紹以前曾經數次幫助她的產婆春野。

春野本來在婦產科當護士,年約三十七、八歲,是一位典型的美人。

「我是很想幫助你們,但是…」

「無論如何都要拜託妳了,但因為是第一次,如果到醫院的話!可是錢不夠…知道妳有辦法,所以全拜託妳了。」

一也低聲下氣地求道,春野也低下頭來,好像鑽入蛇洞的蛇一樣,她叫他們去找玉枝談。

「可是秋葉先生,他需要交換條件,怎麼樣?如果你能答應的話即可!」

「什麼條件呢?」

春野的交換條件是,墮胎需要很多錢,對於一也和良子來說根本負擔不起。

只要把良子送給她一個晚上,她去找一個好男人,把她的夜渡資,當做墮胎費抵帳。

一也聽了簡直嚇呆了,簡直聞所未聞的糊塗事,但良子則認為只好答應春野的條件,別無他法。

經過數日後的某夜…

「找到了,去找醫生看看,做個診斷。」

春野對坐在屋子一角的良子說道,良子默默點頭。

「也許有些奇怪的事會發生,但這一切全是為了妳的身體之故,所以不論任何事,絕不要違背醫生的意思。」

春野說完,聽到有人在敲玄關的門。

「啊!好久不見,醫生,請進。」

春野急忙到玄關,看到一位五十多歲拿著皮包的肥胖男人之後,和他交換眼色道。

「醫生,就是這位,有些困難。所以對醫生有一些特別請求,良子,這位是青山醫生。」

良子看了那男人一眼之後,就默默地低下頭。

「醫生,拜託你了,我先離開。」

春野說完,就靜靜地離開房間,並將玄關外的門上了鎖,然後她小跑步地到一也的房間。

「秋葉先生,怎麼啦?看到我這種老太婆,不太歡迎的樣子?」

「怎麼會呢?而且…」

「而且你很耽心良子的事對不對,但是那個人這會兒正在喜極而泣呢?」

「……」

「秋葉先生也不可能會拋棄她的人。」

春野靠在一也的膝上,伸手摸向他的下體,有一股瘋狂似年紀大女人的體臭,撲鼻而來。

春野去撫摸一也漸漸勃起的肉棒。

「像這種事情,真是遺憾。」

她故意睨著他看,然後雙手再用力地撫弄他的龜頭。

「嗯…」

她用撒嬌又哀怨的目光看著他,自己將自己的乳房往他的胸部頂,然後,將自己和服的裙角拉撩起,乾脆坐到一也的膝蓋上。那充滿慾火的陰部,一接觸到他的肉棒時,它更是頂天立地。

對於如此深情的女人,一出也為之傾倒。

他的肉棒前端先接觸到春野的陰核與陰唇,那充滿慾火的潮溼帶,早已溼淋淋,那充滿誘惑的淫水,更使人情不自禁。

這個時候,春野早已忍耐不住,上體用力地乘坐在一也的身上,然後用手將肉棒握直,腰部用力向下一坐,很快地將肉棒迎入膣的最深處。

這樣一來,只好一切順水推舟了,一也也放下一切,被她半壓倒似地,將屁股不停地往上舉,春野則往下壓。

「哈啊!啊啊啊!」她大聲地呻吟道。

「再深一點,啊…對!就是那裡,用力衝。」她流著淚,搖著屁股叫道。

另外,在春野的家裡,被欺侮都不知道的良子,正任由自稱為醫生的男人擺佈著。

這個男人其實不是醫生,是某公司的重要人物,經常追求各種女人,是一位有名的好漁色的男人。

春野只不過是他追逐女人的一個聯絡站而已。

這個男人對於尚未失去少女氣息的良子,更是見獵心喜,他命她仰躺的在床上。

良子害怕得全身發抖僵直。

「妳如此僵直是不可以的,稍微放輕鬆一點,沒什麼好害怕的,放心,心情放輕鬆。」說完,他把手放在良子的肚臍上。

「嗯!」

好像在想什麼似的,然後他的手順勢來到她嫩滑的胸部。

「啊!醫生。」

良子吞了一口氣,紅著臉,但因為太害羞了,所以閉上眼睛。

男人的目光看見良子那豐滿形狀又美好的雙峰時,簡直要把它們吞入肚子裡似的,目光相當貪婪。不久,他的手就在乳房上揉著。

他輕輕地揉著,良子那疼痛般的快感很快地散佈全身,她的慾火也一發不可收拾。

經過一會兒,男人的手開始往下游移,他把手放在她的內褲上撫摸著。

──五分──十分──

在愈來愈害羞的情況下,偷偷地往下看,發現那個男的好像昆蟲學家一樣,很熱心地在看那蛻變的蜻蜓殼一樣。

不久之後,良子裸露的胸部與下腹,似乎愈來愈焦躁了。

「現在,要插入了,所以要稍微忍耐一下。」

男人說完,就將良子的腳左右分開,並用自己的膝蓋頂在那裂縫上,然後才從他的皮包中,取出一種奇怪的藥,他用指尖撥開她的膣之後,擠入裡面。

男人用手指分開她的陰唇,將藥塞入她的膣時,良子沒有想到感覺如此怪異,所以叫了出聲,不久,她就咬牙忍耐著。

不久之後,有一根細細滑滑的棒子,一直插入她的子宮口。

「這是體溫計,要一直放在裡面。」

這個體溫計,好像會變魔術一樣,一直挑起她的情慾。

「體溫稍微低一點,這是因為要使裡面的藥溶解之故。」

那男的抽出體溫計,然後想了一下。

「雖然會有點奇怪,但請妳忍耐一下,會有一點熱,如果剛才的藥沒有被子宮吸收是無效的…所以妳先閉上眼睛等一下。」

良子聽他的囑咐閉上雙眼,突然有一個硬硬熱熱的肉塊刺入她的陰門。

「啊!」

瞬間,良子驚愕地坐起來,但是她身體上的男人把她壓得動彈不得。

「放開我,放開我。」

男人在聽她如此叫時,良子的臉往下看,發現那肉棒正巧妙地在她的陰門中抽送著。

「啊!醫生,你怎能做這種事…」

良子很想從這個男人的手掌中逃走,但膣中的藥已開始溶化了。

為什麼那裡變得非常癢,變得好奇怪,為什麼心裡一直想讓大肉棒刺穿的感覺呢?

男人的手臂拉著良子的手,讓她不知不覺間抱著他。

她的腦中已經為慾火衝昏了頭。

「哈啊!哈啊…已經…」

那可愛的屁股彷彿在夢中一樣,不停地往上舉。

「哼!嗯…是嗎?很好,藥已經溶化了。」

那男人也滿心愉悅,那膨脹的大肉棒不停地向前衝,而汗水也不停滴下來。

「我已經…啊…醫生…怎麼辦…這種事…做出這種事來!」

「哦…我也覺得特別爽快!啊…這裡嗎?這裡。」

「醫生!啊…這裡!好爽哦!哈啊!哈啊!」

「是嗎?我讓妳更爽如何?」

他們二人都達到慾望的頂點,二人更是毫不介意地大叫出聲。

第六章 隔壁的陶醉境界

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良子覺得自已的身體變經鬆了,和一也的約會也愈加密集。

而今夜一也也因心靈空虛難奈,而喝得酩酊大醉,雖然很晚回來,但是好像有點怪怪的,竟然走進隔壁玉枝的房間。

「哇啊!真是大好機會。」

穿著睡衣窩在床上的玉枝,看到他走錯房間,直覺地感到相當高興。

「喂!這位隔壁的太太,歡迎,妳這樣看著我,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呢?」

一也以為是玉枝來到自己的房間。

「喝得太多了。」

「太太,妳也要喝嗎?」

「我不是太太,只是別人的二號而已。」

「哈哈哈,二號好像草津的湯一樣,她們是好色男人的禁臠物,對不對?」

「怎麼樣?妳不知道我尚未談過戀愛嗎?」

他醉得七暈八素,也不知道自己在胡扯什麼?不知不覺就躺下來睡著了。

玉枝早就對一也頗有好感,又因最近墮胎一事,使他們之間的距離,更為拉進。

這次難得的機會,令她感到興奮,她把一也拉到自己的床上睡。

不曉得睡了多久,一也突然睜開雙眼,奇怪,房間怎麼不一樣了。然後看見旁邊睡著一臉香甜的玉枝,他突然之間,想起昨夜之事。

這才發覺原來自己走錯房間,他嚇了一大跳,趕緊下床,但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的玉枝。

「喂!你醒來了啊?」她說完,像蛇一樣白嫩的手就挽住他的脖子。

「對不起…我喝醉了。」

「不用說抱歉,可是,秋葉先生,妳還記得昨晚發生的事吧?」

「咦?昨晚的事…是不是有什麼失禮的地方…」

說完,她露出她一絲不掛的下體。

「嘻嘻,想起來了吧,你看!」

她嬌媚地笑著,然後抓著一也的手,往自己的下體摸去。

一也根本一點記憶也沒有,但是照她的說法,可能與她發生肌膚之親了。

「可是,我真的很高興…希望你能像昨夜一樣地疼愛我。」

玉枝柔軟的雙手揉著一也的腰,她的下體好像吸水海棉一樣,會吸男人的下體。

「可是,玉枝小姐,這樣做可以嗎?」

他將那挺立的肉棒持在右手中,在玉枝的陰門上,摩擦五、六次之後,玉枝的下體在不知不覺中,就溼得滴出淫水來。

「秋葉先生…快點…」她搖著屁股,焦躁地叫道。

二人愈來愈興奮,他們相互接吻著,呼吸愈來愈急促,在來回地抽送中,他們已忍耐不住了。

「啊!怎麼辦?我快要高潮了…」

「我也是,沒想到第一次如此快感…哈啊…」

「嗯…哈啊…我已經受不了了…一也…快點。」

「嗯!等一下,馬上好…哈啊哈啊…玉枝…」

「啊!再也忍不住了…高潮了…啊…」

「嗚…我也一起射精…嗚嗚…」

兩人在精液與淫水中,達到忘了我是誰的境界。

第七章 二朵菊花

一也和玉枝的關係之後,依然持續著,最後春野也知道這件事,所以春野也想加入。

那一夜,按慣例,玉枝躲入一也的房間中,春野粗暴地闖了進來。

「秋葉先生,你究竟想把我如何處置?」

「怎麼啦…我…」

「我沒有你,已經活不下去了。玉枝,妳不同,妳是已經有丈夫的人。」

「別這麼說,那丈夫也不能算是屬於我的,而且我真正喜歡的人是一也。」

「秋葉是屬於我的。」

「我們應該問問一也喜歡的人是誰?」

「好吧!」

二個女人你爭我奪,一也也感到困擾。

「只要能滿足我的希望之人,就屬於我的。」

「什麼樣的希望,說看看…」

「按照我的話去做的人。」

一也要求她們把衣服脫光,因此玉枝與春野迫不及待地脫下衣服。

「玉枝,跪在這邊。」

一也也叫玉枝趴著,然後他取出他的寶貝,抵在她的肛門上。

「我想進入這裡,妳肯接受嗎?」

「嗯…」

一也用雙指分開女的肛門的括約肌,然後將沾滿唾液的大肉棒,整個刺入她的肛門中。

他在裡面抽送一會兒,快要射精時,他趕緊拔出刺向趴在旁邊的春野。

「啊…好痛…」

春野的肛門比玉枝小,因此龜頭要擠入時,相當疼痛。

「我有這種特別嗜好,如果痛的話,就放棄好了。」

「不痛…再進入…啊…痛…」

春野汗流浹背,仍拼死地忍耐著。她絕不會因為痛,而把一也拱手讓給玉枝。

一也的肉棒慢慢地擠入春野的肛門中。

「會不會痛?」

「不會的,沒關係…」

春野拼命忍耐,而一也的抽送速度也愈來愈快。

「嗚嗚…」

她痛得厲害也不敢叫出聲。

春野忍著淚水,而一也則溫柔地抱著她的肩膀。

「是我不好,請原諒我,你們二個人要和好,我不會拋棄你們的,我也很愛你們二位。」

「秋葉先生,別拋棄我!」

春野也靠在一也的膝上,一也一邊抱著一個。

「嗯…」

玉枝撒嬌地用臉頰去摩擦他,而春野也不示弱地緊緊纏住一也。

他將春野的雙腳張開,他的肉棒刺入玉枝閃閃發亮的淫水之中。

「我也是第一次這麼做!」

「現在速度快一點…如何?」

一出雙手抱住女人的腰,開始用力地抽送著。

「啊…好爽!真的…哈啊哈啊…」

春野的淫水也滴了出來了。

看到二人的狂態,早已高潮的射精,再度撩起熊熊的欲火。

「一也…我也要…」

她向男人挑逗著。

最後一也同時和玉枝與春野結合,二人上下二個洞,都受到他猛烈的攻擊。

三人陷入狂歡之中。

「嗯…啊…再用力…不要抽出去。」

「就這樣,繼續衝,哈啊哈啊…不行了…一也。」

「啊!我不知該怎麼辦好…啊…好爽哦…」

「快點!到我這邊,我快死了…」

在哭聲中,三個全裸的肉體,相互撞擊著,淫水充滿整個房間中。


分享

檢舉文章

飛機場

24 篇文章 0 追蹤中
  • 最近使用

    表情

  • 最近使用

    表情

  • 最近使用

    表情

共1則留言

留言請詳閱留言規則

约炮网址 yu9.cc
1F
16 週前

檢舉留言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禁止酒駕、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